言情中文网 > 这个宫廷是我的 > 709、秋风乍起

709、秋风乍起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这个宫廷是我的最新章节!

    709

    廿廿抬眸,迎住绵宁的注视,淡淡微笑,“二阿哥便是长得多大,在我眼里,二阿哥永远是我的孩子。”

    一旁的绵忻早就看得着急,跑过来抱着廿廿的腿,着急地叫着“额涅,额涅”,似乎不满额娘只抬头看着两个兄长,却已是半晌没垂眸看向膝盖弯儿那的他了。

    廿廿笑着答应,忙蹲下去,伸手圈住了绵忻小小的身子,一双眼只顾着看着小儿子了,“四儿也着急了是不是?那四儿就赶紧长,快快长,赶明儿也跟你二哥三哥一起,骑马驰往木兰去,随着你汗阿玛一起行围,啊!”

    绵宁倏然抬起眸子来,只望向虚空里的远方,“儿子与三弟不在京中的时日,小额娘万万保重。”

    廿廿抱起绵忻来,叫绵忻与绵宁平齐些,举着绵忻的小手做告别状,“你们两个兄弟此去,我便将你三弟托付给你了。我与你四弟一起,等着你们回来。京中诸事,自有那么多留京办事的王大臣帮衬着我呢,二阿哥不必担心。”

    “还有你家里,舒舒和富察氏她们,我也自会照应着,你也放心去就是。”

    “二哥快走吧,又不是走多远,围场而已,咱们不过一个月就又回来了,二哥竟然如此舍不得么?”绵恺都着急了,上前拉住了绵宁的胳膊肘儿,将绵宁往外拽。绵恺毕竟年纪小,这一回能正式上马跟着行围,自是兴奋难抑。

    绵宁无奈,只得甩头而去。

    绵恺一边兴高采烈地往外走,一边还不忘打趣绵宁,“方才二哥从家里出来,也没见这么放心不下的呀?嫂子和小嫂子都红了眼圈儿,二哥不是还说她们来着?怎么这会子忽然就舍不得走了似的?”

    绵宁心头一个翻滚,急忙望住绵恺的眼睛去,“……你怎知道我从家里出来,不是一直在按捺着?”

    “原本是怕叫奴才们瞧见了笑话,可是到了额娘跟前儿,这便有些绷不住了。”

    绵恺点点头,“原来如此。”

    绵恺说着乐呵呵地左右瞧一眼,压低了声音对绵宁说,“……旁的王大臣们,去热河都带着家眷啊,二哥你也带一位嫂子去呗。若有嫂子在身边儿陪着,哥哥也不至于这么舍不得家不是?”

    他自己一摇晃马鞭子,“反正我跟哥哥心情不一样儿,我一想到要出京,我乐还乐不够呢!这回可不用再如宫里一般,被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了。”

    “再者说汗阿玛在那边儿呢,咱们是奔着汗阿玛去,这便就更不是离开家了不是?”

    绵宁轻叹口气,“你现在还小,心无挂碍,便不懂罢了。等你来日成了婚,心中有了牵挂,你便再没这么说得容易了。”

    绵恺不解地凝着他,“所以我说啊,叫哥哥带着嫂子去啊!哥哥觉着心下牵挂哪位嫂子,就带着哪位嫂子去呗!总归哥哥是有家的人了,带着家眷同去也没什么大不了不是?”

    绵恺这法子原本是个合理的法子,从外人的视角看起来原本一切都好解决,可是绵恺这话反倒叫绵宁立在原地怔忡了好一会子。

    随即他摇摇头,“咱们是皇子,正是年轻立业的时候儿,怎能到哪儿都带着家眷去呢?况汗阿玛下旨命咱们两个直接驰奔围场,而不必事先到避暑山庄,便为的是咱们能轻手利脚的去,自不便带着家眷。”

    绵恺想了想,便也同意,却还是笑眯眯地给出主意,“……咱们满洲格格,谁不会骑马呀?无论是嫂子还是小嫂子,上了马之后,身手都不在咱们之下吧?只要哥哥想带,便是要吃些奔波之苦,不过总归是能够成行的不是?”

    绵宁无言以对,只有伸手拍拍绵恺的肩,苦笑一下罢了,“不说这个了,咱们还得赶路。早些启程吧。”

    .

    过完中秋的京中,白日间便还是暑热难消,可是夜晚间已是泛起了秋凉。

    廿廿带着宫中人一起收集桂花,预备九月重阳时节的花糕。

    廿廿与吉嫔说起丰绅济伦与如嫔家来往的事儿,吉嫔听了也是有些意外,“便都是沙济富察氏,可都是隔着多少代的远亲了,至于丰绅济伦还亲自管如嫔家的这摊子家务事么?”

    “再说了,如嫔家里又不是富察氏受欺负,而是他们富察氏反过来作威作福才是,何至于叫丰绅济伦这般关切起来了?”

    廿廿从吉嫔眼睛中看见了与自己一样儿的疑惑。吉嫔一向看人看事,眼中是最不肯容沙子的。

    “难不成……”吉嫔皱了皱眉,“丰绅济伦竟想讨好如嫔不成?

    吉嫔自己说罢也是摇了摇头,“可是说不通啊。如嫔便是嫔位,可是如嫔的八公主也已经不在了,凭一个孤零零的嫔位,何至于令一等忠勇公、公主之子的丰绅济伦要上赶着去讨好?他图的又是什么呢?”

    廿廿眸光转了转,“……除非,这不是丰绅济伦自己要办的事儿,而是受人之托。”

    吉嫔蹙眉道,“会是谁呢?”

    廿廿轻垂眼帘,“便如姐姐方才说出的这些互相抵触之处……我想,那个请托之人便该是全然符合这些抵触,能叫抵触不矛盾的人吧。譬如身份在如嫔之下,攀附如嫔便有利可图的人;而这个人还能跟丰绅济伦说上话,甚至能叫丰绅济伦去帮着办事儿的。”

    吉嫔心下便也是一动,“是宫里的人?身份在如嫔之下,又能跟丰绅济伦说得上话的,难不成是撷芳殿的那位?”

    廿廿轻轻点头,“姐姐与我想到一块儿去了。咱们东西六宫里现下暂且没有富察氏,你宫里地位在如嫔之下的,便也唯有撷芳殿的那一位富察氏了。”

    吉嫔便忍不住冷笑起来,“又轮到她按捺不住了?她想干什么?她是瞧着二阿哥福晋如今见天儿往皇后娘娘你这儿走,她便也想在后宫里寻个靠山了是么?”

    廿廿含笑向吉嫔眨了眨眼,“姐姐别急。二阿哥侧福晋,一个小小的富察氏,倒不值得咱们在乎。”

    吉嫔抬眸,“嗯?”

    廿廿轻叹一声,“我要借这事儿留意的,倒是永寿宫……”

    吉嫔便也会意,缓缓勾了勾唇角道,“二阿哥家的侧福晋想要攀附吉嫔,倒也还算情有可原;端的就看如嫔接不接这个茬儿了。她若要接,图的都是什么?她若不接,又为了什么?”

    廿廿点点头,“她若接这个茬儿,我倒也能理解,毕竟她接了富察氏这个茬儿的话,能叫她额娘和弟弟妹妹的日子好过些。这是人之常情,我都能体谅。”

    “只是也总要看她将这个茬儿接到什么程度去。若只是为了自己的额娘和弟弟妹妹,那自然没什么;可是若她接这个茬儿的目的和程度不仅仅是为她额娘和弟弟妹妹的话,那倒值得多想想了。”

    吉嫔凝注廿廿,“自打八公主殇了之后,她倒也安静。”

    “姐姐说得对。”廿廿抬眸微笑,“能在这宫中安静度日的,何尝不是福分?只是人的福报终究不同,有些人能将福分延长至一生,而有的人却持不了多久,终究根基各异罢了。”

    .

    木兰围场。

    八月的围场,秋风乍起,坝上草原天高云阔,浩瀚之中隐隐带一丝苍凉之感。

    男人跃马执弓,奔驰其间,更显男儿气概。

    皇帝率领王公大臣、侍卫们奔袭一围停下来,各自清点斩获。

    皇帝席地而坐,远远看见绵恺与丰绅济伦凑在一处说话。

    皇帝觉着有些有趣儿。

    从辈分上来说,丰绅济伦因是乾隆爷四公主和硕和嘉公主所出,是皇上的外甥,绵恺与丰绅济伦是姑舅表兄弟。可是从年岁上来算,丰绅济伦却足足比绵恺大了三十多岁去,是跟皇上年纪相仿的。

    这样一对年纪相差悬殊的表兄弟,竟然还能有共同语言不成?皇上想想都想笑。

    不过不管怎地,绵恺这孩子这股子初生牛犊,对谁都不认生的劲头,皇上是爱看的。他就等着瞧,这一对相差三十多岁的表兄弟就能说出什么事儿来。

    远远之间草色摇曳里,绵恺不见外地拍着丰绅济伦的肩膀乐得前仰后合的,而丰绅济伦虽说年长那么多,却一身的谦恭,对着绵恺始终都是躬着半个腰的。绵恺笑完了,满意了,这便转身蹦蹦跶跶地就回来了。

    皇帝见了便哼一声儿,“方才瞧着你拍着人家丰绅济伦的肩膀说话,刚觉着你长大了,结果扭头这就蹦跶地回来了……你这小子,竟是个大小伙子了,还依旧是个顽童,嗯?”

    绵恺也不见外,凑在皇上身边儿,就也一腚墩儿坐在毛毡边儿上,伸手抓果子吃,“……儿子是跟大人说大人话,跟自己那就还是怎么自在怎么来。”

    皇帝想想,倒也有理,便笑了,“嗯,也是。”

    皇帝放眼去看丰绅济伦的方向。他正带着自己的家人清点猎物,等着稍后回了黄幔城,正式行跪牲献猎的大礼。

    皇帝便眯了眯眼道,“你方才与丰绅济伦说什么呢,那么高兴?总不会是你跟人家要猎物,充自己的数儿呢,嗯?”

    今儿这一趟行围下来,皇子皇孙和宗室子弟们个个儿争先,便也各自都有收获。偏绵恺的心思不在那儿,虽也跟着热热闹闹地纵马奔驰,可是一件猎物都没收获到。

    “哪儿能够!”绵恺将剔肉的小刀儿在手里转了转,“儿子不是自己打不到,是儿子不稀罕打!今儿被赶入围里的,全都是小个儿的家伙,什么野鸡野鸭野兔子的……这些小个儿的家伙,也值当咱们围了起来打的?没意思,儿子不想打它们。”

    “忠勇公是镶黄旗侍卫,儿子便去问他,这附近哪儿能打着大个儿的家伙。什么老虎、熊瞎子的都行啊。等大个儿的家伙出来了,才值得儿子动手!”

    皇帝也觉意外,不由得乐了,“嚯,年纪不大,志气还不小。你这不过是头一回正式入围,就惦记着那些大家伙啦?那老虎、熊瞎子的,你就不害怕?”

    绵恺耸耸肩,“儿子是皇子,要打自然要去碰那些大家伙!至于那些野鸡野鸭野兔子的,自然有的是大臣要来进献给汗阿玛,儿子身为皇子的,哪儿好意思也拿那些东西来进献给汗阿玛呢?”

    绵恺年纪小,说的话直率,皇上都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这几年因为天气干旱,再加上管围场的大臣们怠惰,使得坝上草原里许多林木被贼人盗伐;甚至管围场的大臣,自己都为了私利去盗伐林木……他虽然亲自下旨惩治过好几批,可是依旧无法堵住所有的漏洞。

    坝上草原的林木少了,那猛兽因无处藏身,自然要远遁而走。围场里常见的也就只剩下些可以在草窠儿里藏身的野鸡野鸭野兔子的,这孩子的话说的倒都是现实。

    皇帝轻叹一声,兴致便有些淡了下去。

    转头看身边,二阿哥绵宁作为皇上的长子,率先前来进献过猎物了。不过也果然都是如绵恺所说的,不过都是些小个儿的家伙。

    倒不如绵恺更有志气些——反正都是小个头的家伙,大臣们进献倒还罢了,身为皇子的真是有些拿不出手。那既然打不到大个儿的家伙,那身为皇子索性就也不图那个虚名,压根儿就不打,也不进献就得了。

    虽然这在外人眼里,看着这皇子仿佛是挺无能的,可是皇上心下却着实赞赏这样的率真和勇气。

    皇帝便笑了,从自己的撒袋里抽出一支皇上专用的漆彩雕翎箭,递给绵恺,“……等大家伙出现了,用这支箭!”

    绵恺接过来,满眼的稀罕,掌心爱惜地上下摩挲,“汗阿玛用的箭,瞧这羽毛,必定有好准头!还有这箭镞尖儿,全都是好刃口,便是熊皮也能射穿吧!”

    皇帝含笑,“究竟能不能射穿熊皮,那就留给你来试试看!”

    远远地,绵宁也向丰绅济伦走过来。

    丰绅济伦赶紧行礼,“请二阿哥的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