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调皮甜妻:撞上神秘总裁 > 第三百八十七章

第三百八十七章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调皮甜妻:撞上神秘总裁最新章节!

    只能先撤。

    到了A省边境,把池宛如和池夕安顿在小医院,托专人看护着,沈清书又开车返回那家孤儿院。

    第一次去,就见到了顾海,正在问笨笨话。

    顾海走后,孤儿院也有他的人一直看着笨笨,沈清书知道,他故意不带走笨笨,放在这里,就是在等他或者池宛如跳进来。

    连着数天,沈清书都没找到机会能从那帮人手底下救出笨笨。

    池宛如和女儿又在另一头,开颅手术后需要精心护理,早产的女儿更加需要人照顾,这些,都牵着他的心。

    最终,他走了。

    在南方安定下来之后,池宛如的身体好转,脑袋却彻底不清醒,以前的事都不记得了,念叨笨笨,却好像不知道笨笨是谁。

    池夕只有几个月大。

    沈清书要找工作,要钱养家,南方城市压力大,日子忙碌,他更抽不出身回去。

    后来,存下一些钱后,想方设法联系到了那家孤儿院的院长,捐赠给孤儿院,言明拜托院长善待那个叫做笨笨的孩子,多加照顾。

    等到四叔找来,沈清书有能力回去了,却得知,顾海把笨笨接回了家。

    池宛如在以后的年月里,一直挂念笨笨,有段时间在大街上看到三岁的小女孩就扑过去,她想起笨笨是自己女儿,丢了。

    她反而彻底忘了池夕这个在身边的小女儿。

    沈清书知道,或许小如糊涂了,神智衰退了,可她心里那股子怨恨始终没有平,潜意识里从心底的排斥小宝。

    尽管后来,他不厌其烦地告诉神志不清的池宛如,小宝是我们的女儿,是我和你生的。

    池宛如还是记不住,态度也还是没改变。

    沈清书这一生都在自私和懦弱里,性格缺陷严重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他对不起太多人,他知道,也无力去改变。这其中,最可怜的除了杨静,就是小宝。

    他只想要一份爱情,活在自己臆想的爱情里,甚至可恶地把池宛如锻造成了一个听话的布偶。

    他抓住了时机,池宛如病倒后不清醒的时机,过了二十多年他幻想中的幸福生活,他只要这个女人,别的什么都不求。

    但最终,老天睁开了眼。

    ……

    三天后,池宛如出院。

    出院之前,在医生的允许下,池夕把听到的真相和事实,当着顾爽爽的面,告诉了池宛如。

    顾爽爽听着个中细节,总算知道了自己是怎么进的孤儿院。

    本来可以和妈妈在一起的,怪沈清书吗?

    说不上责怪了,后来被顾海报复性地接回家里,受过的那些苦和虐/待,毕竟已经过去。

    池宛如这次反而平静,情绪上没有多大起伏。

    因为清醒后的她,便是当年没出事之前的她,对待沈清书,她没有任何感情。

    沈清书自私,沈清书让她活在不清醒里那么多年,但铁打的事实是,沈清书也照顾了一个不能自理的傻子,二十多年,无微不至,掏心掏肺。

    人非草木,池宛如恨沈清书的部分,不会消失,感激的部分,也会感激着带进坟墓。

    她的身体行动能力还是和之前一样,尽管思维基本恢复正常,但她嘴角还是流口水,说话词不达意,含糊有时结巴,身体虚弱得走不了几步路,四肢总是发青水肿,医生说,郁疾太重,不调养活不久。

    顾爽爽难过,一心想让妈妈住院。

    池宛如却轻轻摇头,不想把最后的时间浪费在医院里。

    公寓里休养了一个礼拜。

    一天清晨,池宛如看着窗外漏进来的阳光,转头冲送早餐进来顾爽爽说:“笨笨,妈妈想去一些地方。”

    顾爽爽微笑:“好,输完这一瓶,我陪您去。”

    上午十点,顾爽爽抱歉地把小雪糕暂时交给在忙订婚的萧小姐。

    池夕从池宛如出院后就消失了,顾爽爽知道她是太过伤心难受了,顾爽爽突然理解,她从前那般张牙舞爪是为什么。

    大概一个太孤独长期得不到家人疼爱的孩子,她嚣张跋扈为人所厌,也只是为了引起注意,小小的她期盼的注意,让大家知道,她也是存在的。

    顾爽爽拨了多通电话,每一次都是无法接通。

    她叹口气,给池夕发了条短信,实在担心,怕她抽烟喝酒喝咖啡,不珍惜自己还没完全好的身体。

    池夕回复了,说在朋友那里,安好勿念。

    顾爽爽摇头,不相信她安好着,只盼她求生的意志强一些,别放弃自己。

    等妈妈情况好些,顾爽爽得出去找找这个孩子。

    ……

    车放慢速度地行驶在A市城区间。

    池宛如坐在后座,正午的时候,冬天的阳光还算温暖,顾爽爽给妈妈开了车窗。

    妈妈就趴在窗户口,眼睛里沉淀了很多东西,看着这个熟悉而又陌生了的城市。

    经过十五中,池宛如看见金色的大字牌匾,口气幽幽地告诉顾爽爽:“妈妈毕业后第一份工作就在这间学校,那时候成绩好的毕业生还是国家管,每个月六十五块钱的工资,算高了,从助理教师到授课教师。”

    顾爽爽笑:“妈妈很厉害吧。”

    她考虑要不要把车停下来,池宛如摇头,“和你爸爸第一次遇见,并不是在学校。”

    “是在哪里呢?”

    顾爽爽的心,砰砰跳动,爸爸妈***爱情,是什么样子的?

    池宛如抬手扶着额头,眼底恍惚着,一汪柔情和满满的回忆,“笨笨,知道淮雅书屋吗?”

    “知道,A市文化旅游必看的地方,很大哦,比博物馆更有观赏价值。”

    “恩,去那里。”

    顾爽爽改道,去爸爸妈妈初遇的地方。

    淮雅书屋是经典的北方群建筑,里面大大小小的书房二十多间,古雅幽深。

    顾爽爽推着轮椅上的妈妈进去,池宛如指路,到了第三间,池宛如指着窗台那边,“改建过了,当年窗户没这么大。那是一个夏天的午后,雷雨,休息日,记不清是去干什么事,妈妈进来是为了躲雨,看壁画的时候,突然肩背拍了一下。”

    “爸爸?”

    池宛如扭头,看着女儿,女儿长不大的幼圆脸蛋,其实有几分阿彦的影子。

    阿彦棱角分明,浓眉,但是是大眼,这个特点让他看起来,耿耿英气中添了一丝永远长不大,变不老的俊朗之气。

    “是你爸爸。妈妈当时第一眼打量这个男人,皱了眉毛。他穿牛仔夹克,青色的牛仔长裤,穿靴子戴西部牛仔那种很野的帽子,胸前挂着一个照相机,我认为里,不正经的那一类人。”

    顾爽爽捂嘴,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