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重生之宠妾要上天 > 第999章 道歉

第999章 道歉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重生之宠妾要上天最新章节!

    白展飞见慧文一脸的不高兴,便知她是对那晚两人的不欢而散而迟迟不能使释怀,因此有些歉意地开口:“我来……向你道歉……”

    这话若是放在以往,他肯定说出来,尤其是作为一个一向认为黑就是黑,白就是白的人而言,只是……父亲的话点醒了他。若是自己还这般执拗的话,或许真的会失去眼前这个女子,这样的事情,他不愿意。

    “道歉?”

    黄慧文一愣,有些不可置信地抬起头去,在对方面上看了一眼,似乎十分惊诧的样子。

    “对,道歉。”白展飞十分诚恳地抬头看着对面的女子,真诚地盯着对方的眼睛,“上次,是我有些着急了,言语上难免有冒犯。”

    黄慧文的眼神有些古怪,猛地低下头去,似乎在回避着对面那人的目光,摆了摆手,摇了摇头,道:“其实……你没必要道歉的……我……”

    白展飞看着对方这副样子,只当她是气消了,瞬间安心了下来。

    “怎么这么晚了,去哪里了?”

    白展飞似乎想起了什么,蹙起眉头来,盯着对面的黄慧文,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担忧,“嬷嬷丫鬟都不带。”

    “我坐了府中的马车。”

    黄慧文抬起头来,看着对面之人,缓缓开口道。

    “去了哪里?”

    白展飞又问了一遍。

    黄慧文的脸色有些奇怪,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道:“宝芳阁。”

    ……宝芳阁?

    白展飞一愣,蹙起眉头,盯着对面的黄慧文,“去那里做什么?”

    “难不成跟母亲一起做生意?”

    白展飞似乎猛然间想到了什么,看着对面那人,语气带着些严肃。

    黄慧文一愣,旋即摇了摇头,道:“没有,我只是去那里学些关于运作铺子之事。”

    白展飞的脸一下子沉下来了,他的眼神直直地盯着对面的黄慧文,很明显对方将他之前说过的话都忘到了耳朵后。

    “慧文……”

    白展飞收敛了情绪,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伸出手来小心翼翼地拉起对面那人的手,轻轻地攥到一起,语重心长地说道:“我不是说了吗?等到咱们成婚以后,你就在家里安安心心做你的少夫人,我保证这府中没有一个人能欺负得了你。我每月的俸禄也都全数交给你,过这样清闲享福的日子不好么?为何要给自己受那份累?”

    “受累?”

    黄慧文悄悄地缩回了自己的手,抬起头去,有些无奈地看着面前那人,摇了摇头道:“是累还是福气应该是由我自己来说才对吧。”

    “旁人都觉得白家少夫人的位置清闲、享福,可我倒觉得开铺子的感觉更幸福,更加让我觉得自己不只是个绣花枕头。”

    “慧文……”

    白展飞摇了摇头,看了看对面的黄慧文,试探着开口,却被对面之人不留情面地打断。

    “展飞,我想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能让自己觉得欣喜的是事情。你喜欢查案就去查,我喜欢开铺子为何就不可以呢?”

    这话结结实实将白展飞给问住了。诚然,他喜欢查案,慧文说的似乎也没什么错。只是……

    “堂堂白府的少夫人在外面抛头露面,会遭人笑话的。”

    白

    展飞蹙了蹙眉,不赞成地对着对面之人说道。

    “呵……”

    黄慧文冷笑一声,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白展飞,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可是鬼谷先生却不这么说,他说女子有这样的意识很好,他还教了我很多经商的知识,虽然不过短短半月,可我觉得自己收获满满。”

    谈起那位鬼谷先生,黄慧文面上的表情却在不知不觉中完全变了个样,若说原先看着白展飞的时候是满眼的失望,那么此刻谈起那位传说中的鬼谷先生的时候,便是满眼的崇拜和仰慕,仿佛那人是个完美到世间本不该存在一样。

    白展飞敏锐地察觉到黄慧文眼中的仰慕,甚至说是痴迷,联想起今日在饭桌上母亲谈起那位鬼谷先生也是这样的神情,原本蹙起的眉头,此刻便更加蹙得深了。

    要知道这世间根本就没有完美无缺的人。

    这鬼谷先生看来很是厉害,能让母亲和慧文都对他这般痴迷。

    “那位鬼谷先生到底是何人?有何过人之处?”

    多年的办案经验告诉白展飞,越是看起来完美无缺的人就越有可能隐藏着什么,因此他不由得心中警铃大作。

    提起鬼谷先生,黄慧文原本的怒气尽数消散,转过头取,双手握在胸前,一副仿佛回忆着什么的模样,仰头看着天下的月亮,自言自语道:“鬼谷先生是个奇人,他不止是个做生意的天才,还是个十分幽默诙谐之人,对待女性也极为平等,从来不会认为女子要就要被困在后宅之中过一生。”

    “还有……”

    黄慧文似乎想起了什么,将头转了回来,直直看着身后的白展飞,目光中包含着一丝惊奇,对着那人缓缓道:“还有……鬼谷先生告诉我们女子应当如何脱离这种困境……”

    白展飞看着那个明显说话欲望多了很多的黄慧文,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轻轻开口,打断了黄慧文的话:“慧文,太过离经叛道会被人诟病。”

    “大不了,若是你真的想开铺子,就在府中给你开一个,买卖东西给下人们,如何?也好给你解解闷。”

    白展飞自以为已经退了很大一步了,可落到对面那人眼中,似乎这只是一个类似于过家家的东西。

    “开铺子不是过家家,做生意不是可以在后宅中随便玩玩的事情。”

    黄慧文郑重地摇了摇头,面色一边,重新转过头去,声音中带着浓重的无奈,那代表着她对这场谈话彻底失去了兴趣。

    “天晚了,去睡吧。”

    白展飞却蹙起眉头,对着那人摇了摇头,缓缓道:“好了,这桩事情我们以后再慢慢商议吧。”

    “只是……跟那位鬼谷先生交往的时候,还是小心一些吧。”

    白展飞叹了口气,抬头看了一眼对面那人,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即对着黄慧文的背影摆了摆手,“好了,夜深了,快去睡吧。”

    那个身影似乎一僵,沉默了几秒钟,白展飞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对方想说什么,却最终没有说。

    看着那个沉默着回到厢房的身影,白展飞的眉头越蹙越紧。如今手头的案子没有眉目,眼见着婚期将近,慧文却又是这副样子,叫他实在心烦不已。

    而且最主要的是那位鬼谷先生。

    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第一次听到那位鬼谷

    先生的名号的时候,便感觉到有些奇怪。

    一来这位鬼谷先生是之前那幢案子犯人的同行,那桩案子在京中闹得这般大,这鬼谷先生又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来到了京城,时机实在是有些过于巧了。

    再者,如今京中无人不知这位鬼谷先生手眼通天,更可况母亲和慧文这样的女子都对那人如此赞不绝口,这京中不知道还有多少像母亲和慧文这样的女子。

    思及至此,白展飞逐渐嗅出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转过头去,看着外面如墨的夜色,心中盘算着看来是时候找个机会调查一下那位传说中的鬼谷先生的底细了。

    此刻一连几日,白展飞都在悬镜司中忙碌着。一跃过了几日,这日正当他在悬镜司中翻看卷宗的时候,侍卫却敲门进来,说是家中来人。

    白展飞当即便是一愣,放下手中的卷宗,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朝着外面大步走了出去。

    门口是揣着双手,显得有些焦躁不安的管家,抬头一看白展飞从悬镜司里出来,立刻便凑了上来。

    “少爷……”

    白展飞一愣,面前这人正是府中的管家老陈。紧接着不由得蹙起眉来,因为他敏锐地辞从老陈的目光中看到一丝紧张和不安。

    “怎么了?可是府中出什么事了?”

    白展飞蹙起眉头,抬头朝着对面那人面上看了一眼,眼神微眯,不由得上前一步,紧张道。

    老陈却是立刻摇了摇头,随即抬头看了他一眼,有些犹豫不决地缓缓道:“还是……少爷随老奴回去看吧。”

    白展飞又是一愣,回头对着侍卫交代些事情,随即便跟着老陈一起回了府。

    只不过是几日没有回来,整个白府还跟几日前他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只是……气氛却与前几日完全不一样了。

    白展飞还未走到中堂,便听到一声响亮的花瓶砸碎的声音。

    他一愣,回头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后的陈管家,见对方下意识地低下头去,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旋即转过头来,大步流星地走了进去。

    “啪……”

    就在他正要跨过门槛的时候,凌空一道黑影径直从他旁边飞了过去,然后重重地砸在地上,发生清脆的爆裂声来,碎片四处飞溅。

    白展飞蹙起眉头,低头看了一眼那些狰狞的碎片,又抬起头来朝着里面看了过去。

    母亲正浑身颤抖地拿着一个明黄色点翠瓷瓶作势要摔,白老爷则是一半心疼一半无奈地伸手紧紧抓着自家夫人的手,好声好气地劝着。

    “夫人,夫人,不要冲动,这可是古董,价值千金啊……”

    “你们都欺负我!一个小小的罐子我都摔不得了?!”

    白夫人却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委屈一般,抬起头去,泪眼汪汪地看着自家相公,十分委屈的样子,看得白老爷的一颗心早就软成了一滩水。

    “好好好……夫人高兴,那就摔……”

    最终,还是白大人丢盔弃甲,缓缓松开了手。

    “母亲……”

    门口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原本正要举起瓷瓶摔下去的白夫人顿时便是一愣,作势要摔的手也就那般停在了空中,看着自己的儿子,眼中的泪水滚滚地落了下来。

    “飞儿,飞儿,你可算来了。”